賈雨村發跡史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解讀

《三國演義》里的官吏處于歷史的非常時期,他們在歷史的舞臺上叱咤風云,形象光輝。他們的生死進退不是古代官吏的尋常面目。

《水滸傳》將官匪的陣營分得很清楚,官吏常常都是壞蛋,強梁們反而都是豪俠。作者的主觀傾向太過明顯,反而讓人覺得有些假。因為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很難看到高俅之類的一再陷害別人的壞官,也很少看到像林沖之類的一再被逼,活不下去的官員。所以,這也不是官吏的尋常人生。

《西游記》里要么是神仙,要么是妖魔鬼怪,比之官吏,則丑化得太夸張,更不是官吏的尋常境況。

最能代表古代官吏們尋常狀態的人莫過于《紅樓夢》中的賈雨村,如果用四個字概括就是:為官不易!

沒幾個人生下來就是官——除了世襲的,大多數人都需要從平民的身份開始起步。對于想入仕的讀書人來言,起步本身就是不易的。

賈雨村的出場的身份就是諸多古人文人的典型狀態——窮儒。

儒,說明是讀書人,受到儒家思想傳統的教化和影響,“以天下為己任”(《論語》),希望“學而優則仕”,希望在步入仕途后能“治國平天下”。這是古代諸多讀書人共有的情懷抱負。

窮,同樣代表了諸多讀書的儒生的狀態。讀書的出路就是做官,如果不能做官,尤其是隋唐以后,不能通過科舉步入仕途,“四體不勤五谷不分”的讀書人要么過于清高,要么礙于面子,常常無法做到養活一家老小,甚至自己糊口都是問題。連家境不錯的陶淵明都說自己“生生所資,未見其術”(《歸去來兮辭》),晚年甚至需要“乞食”,更別說一般的讀書人了。

我們每個人最基本的需要就是生存問題,如果連活下去都做不到,更別提“求取功名”了。

賈雨村有多窮呢?

一個出自詩書仕宦之族的讀書人,“父母祖宗根基已盡,人口衰喪,只剩得他一身一口”,“在家鄉無益”,說明如果就在家里這樣過去下,那只能是死路一條。

誰也不想等死,誰也不想背負一輩子的“窮儒”名頭,怎么辦?

窮則思變,譬如蒲松齡一直考到五十多還不忘“進取”,老婆劉氏數落他說:你還是歇菜吧?你命里該顯達的話你現在都該做宰相了。別考了,回來洗洗睡吧。(蒲松齡《述劉氏行實》)此路不通,只能想點別的轍。蒲松齡給人做幕賓——給官員打下手辦事的,很似乎今天的秘書,還做塾師教小孩子——老話說了,“家有三斗糧,不當孩子王”。這都是無奈之舉,不然怎么掙錢養家糊口呢?讓人唏噓的是,蒲松齡71歲的時候終于成為歲貢生(明清時,每年或二三年從各府、州、縣學中選送生員升入國子監就讀,成為歲貢。如此錄用的讀書人便是“歲貢生”,類似今天的“保送生”),只是5年之后,在他76歲的時候,蒲松齡就去世了。他一輩子也沒做出官,達成儒家教育的奮斗目標。

賈雨村自然也不甘心只做個“窮儒”啊,他也想有所改變,他名“化”,“化”就是“變化”,表字“時飛”,到時候就會飛騰,可是有多少人一輩子也沒等到飛騰的時候就玩完了。但是賈雨村不一樣,他會和大多數步入仕途的“窮儒”一樣,在變化之后迎來飛騰的時候。為此他要付出努力,于是他和很多窮儒一樣,“進京求取功名”,以“再整基業”。可是來到姑蘇地界兩年,“又淹蹇住了”,只能“暫寄廟中安身,每日賣字作文為生。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生活就是這樣艱難,常常絆住我們前行的身軀。雖然前途可能是光明的,但是道路總是崎嶇的。

生活雖然艱難,畢竟不會都是黑夜,偶爾總會有那么一抹亮色給無聊甚至痛苦的生活一絲調劑。對于賈雨村而言,這絲調劑就是甄士隱的丫鬟嬌杏。在賈雨村眼中,嬌杏是什么模樣呢?

“儀容不俗,眉目清明,雖無十分姿色,卻亦有動人之處。”

一個小丫鬟,竟然會讓賈雨村“看的呆了”,對于落魄的文人而言,有一紅粉佳人陪伴也足以小小地慰藉他們那顆受傷的心靈了。這是很多落魄文人的向往,可惜基本都屬于妄想。

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,賈雨村喜歡嬌杏,這切合男人的脾性,可是有幾個人見過一個美人愛上一個窮儒的呢?連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在落魄的時候,續娶的何氏都離他而去,可見高富帥從古至今都是通吃的,矮矬窮從古至今都是只能做屌絲的。可是,嬌杏身份較低,她只是一個丫鬟,她會看上賈雨村嗎?

在嬌杏眼中,賈雨村“敝巾舊服”,“外貌協會”的女子一般看到對方如此的穿著,一定會不屑于再看了,可是嬌杏卻能看到賈雨村:

“雖是貧窘,然生得腰圓背厚,面闊口方,更兼劍眉星眼,直鼻權腮。”

我不會看相,但是想來“腰圓背厚,面闊口方”,這人長得也算敦實健壯、堂堂正正了。好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這說明賈雨村有這個本錢。“劍眉星眼”就更不得了,看起來還挺帥的,有點型男的感覺。“直鼻權腮”,鼻子挺直,兩腮有點肉肉的,這是福相啊!其實賈雨村的面像沒什么特別的地方,應該說是古今官員的大眾相貌,最普通也最有代表性。但是在嬌杏眼中,她卻看到了在落魄的賈雨村的身上另一個具有潛力股性質的賈雨村。

兩個人沒有說話,但是眼神和心里卻已經在交流了。嬌杏是怎么想的呢?

“這人生的這樣雄壯,卻又這樣襤褸,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說的什么賈雨村了,每有意幫助周濟,只是沒甚機會。我家并無這樣貧窘親友,想定是此人無疑了。怪道又說他必非久困之人。”

嬌杏看出賈雨村是個“雄壯”的男人,這是女人選擇男人的一個重要條件,但是也看到了他的“襤褸”、“貧窘”。可是嬌杏不嫌棄他,竟然“有意幫助周濟”,“只是沒甚機會”。作為《紅樓夢》出場的第一個已經成年的女子,嬌杏這個女子已經顯出不一般了。她心地善良,更重要的是有眼光,能識人。被人賞識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兒啊。“知人者智”,了解別人、懂得賞識別人的智者太少了。嬌杏就憑這一點已經蓋過多少蠢男人!更何況,她不勢利,不嫌貧愛富,這更蓋過了市井中多少愚夫愚婦!

嬌杏“回頭兩次”說明對賈雨村還是有點意思的,賈雨村看見嬌杏回頭,也自以為嬌杏“心中有意于他”,“便狂喜不盡,自為此女子必是個巨眼英雄,風塵中之知己也。”

兩個人沒有說話,但是不說的效果比說的效果更好。愛情有時候就是這么不可思議。費盡心力地去追求不一定能得到,不經意的邂逅也許情定一生。有緣有分,一個眼神就明白對方的心意;無緣無分,眼都擠瞎了對方也不會有所感觸。

能遇到嬌杏,賈雨村是幸福的;能遇到賈雨村,嬌杏是幸運的。

可是兩個人現在能在一起嗎?沒房子,沒車,沒錢,要啥沒啥,怎么過日子啊?愛情也是不容易的,即使有愛,也需要愛的能力。對于賈雨村而言,他現在并沒有這種能力,貿然出擊只會雞飛蛋打——這是很多青年人在追求愛情時常常會犯的錯誤,他只能選擇忍耐,這是目前比較明智的做法。當然,對于有些人而言,忍耐也會錯過愛情。譬如唐朝的詩人杜牧就錯過了。杜牧游湖州的時候,結識一女子,約定十年內結婚。后十四年再訪,女子已經出嫁,還生了兩個孩子。于是杜牧悵然賦詩:“狂風落盡深紅色,綠葉成蔭子滿枝。”(《唐詩紀事》卷五十六)賈雨村會不會這樣呢?他心里其實也是沒譜的。

在愛情面前,在仕途面前,在艱難的生活中,賈雨村該何去何從?

作者: 張方建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